精彩小说尽在多彩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前世今生只宠你

>

前世今生只宠你

叶羽安柳如烟 著

前世今生只宠你 叶羽安 柳如烟 穿越重生

《前世今生只宠你》,是作者大大“叶羽安柳如烟”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叶羽安柳如烟。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可反应过来,后背却又生出一身冷汗,他在做什么?竟因着那女人的礼让而心生恼意?他岂会这般?思及此,封祁冷意收了几分,竟还对那江雅云微微颔首示意。江雅云脸色羞红,越发娇柔。“叶妹妹,我若是你,便不忍了。”郑欢一手遮在唇边,凑近到对面叶羽安跟前,低声道着...

来源:cpwx   主角: 叶羽安柳如烟   更新: 2023-01-10 19: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前世今生只宠你》主角叶羽安柳如烟,是小说写手“叶羽安柳如烟”所写。精彩内容:大晋民风开化,京中更是有三五小聚之风,一则是给才子佳人相识的好时机,二则是不少贵妇为自家儿女寻门好亲事叶羽安刚服完最后一日的避子汤,便收到了安平郡主发来的请帖如今春末夏初,万花始盛,天色也分外怡人,本是小聚的最好时分这安平郡主乃是当今圣上的外家妹子,本嫁与镇南王,哪想镇南王平定南方之乱时牺牲了,安平郡主便被接到京中,时日一久,她膝下无子无女,便对张罗年轻男女小聚一事极为热衷叶羽安虽为商贾之...

《前世今生只宠你》免费试读第6章 去见大夫查身子子分第3章

在厢房里,气氛特别奇怪。

尤其是冯祺,余光看到俞晔安娜微笑后,脸色更加阴沉。

她把他推给了别人。

这个想法真的让他很恼火。

他能做出反应,但背上却出了一身冷汗。

他在做什么?你被那个女人的礼貌惹恼了?他怎么会这样?

想到这一点,冯起楞了几分,甚至微微向那蒋雅云示意。

蒋雅云脸红了,越来越娇气。

“叶姐姐,我要是你,我就不忍。

郑欢一只手捂住嘴唇,走近对面的俞晔安,低声说。

当时俞晔安手里拿着一块酱鸭肉。

听到这里,他轻笑一声:“原来郑公子,你不是我。

“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郑焕越来越惊讶,越来越接近俞晔安。

“你两个月前就用这种以退为进的招数了。

“咳咳——叶先宇咳嗽了两声。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如果他不再说话,恐怕右边的君主会压倒绿云。

“我不是在耍花招。

叶睨了郑欢一眼,把酱鸭肉含在嘴里,果然又香又紧。

刚要咽下去,就听到身后牡丹等待的声音:“小姐,医生说你不能吃这么重的油。

俞晔安愣住了,匆匆咽了口唾沫,转头笑笑,“下不为例!

牡丹无奈的摇摇头:“那…不会再发生了。

“有个大胆的仆人真好,郑欢开玩笑道。

“叶姐姐,你的纪律性很差。

你为什么不能成为你吃的任何东西的主人?

牡丹被他的话气得满脸通红,翅膀也活跃起来。

只有凤栖,听到芍药刚刚说的话,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就不能吃重油?想着她又要去检查怀孕了…

“你在想什么呢?俞晔接过酒壶,想给冯琪添酒。

凤栖端起酒壶,端起空酒杯,倒了满满一杯酒,递给安:“叶小姐,请。

话音一落,房间里变得鸦雀无声。

毕竟这是冯琦第一次为俞晔安倒酒。

俞晔安可以喝酒,但就是不纯。

如果平日里他自己倒酒,她肯定是欣然接受,谁也劝不动她。

但今天,她只看了一眼凤起手里的酒杯,然后声音轻描淡写地说:“我家小姑娘身体不舒服,酒量太大,不能喝。

请原谅我。

然后,别看他。

她出人意料地把齐晾在一边,大家又惊了。

一向沉默的李广灵看了俞晔安一眼。

确实是!

冯琪并没有意识到周围人的目光,只是发自内心的嘲讽。

她不能吃重油或喝酒。

就连她刚刚吃过的东西也避免吃辛辣的食物,她显然是…保持健康!

这个女人真是…怀着威胁胎儿的想法!

慢慢放下酒杯,凤栖哼了一声。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她的刻意忽略,出生时的轻松感有些褪去,心里也轻松了很多。

“殿下,醉仙楼里的豌豆黄是一绝,您应该尝尝……另一方面,江雅云打破了这里的沉默,声音低沉而柔和,用筷子夹了一块豌豆黄,放到冯琪的碗里。

他们被这个声音牵着鼻子走,互望了一眼。

俞晔安看到后也忍不住冷笑起来。

这个蒋雅云太傻了。

一个是冯琪一直不爱吃甜食,一个是这厮太爱干净了,他们结婚整整一年,他才能接受她不用筷子给他夹菜。

现在,江亚云犯了他所有的忌讳。

这是瞬间的事,俞晔感到震惊。

凤栖眼神若无其事后,慢慢拿起豌豆黄吃了起来。

他分明是在嘲讽她!

俞晔安的脸变冷了。

什么洁癖,就因为他不喜欢她!果然,下定决心远离他是对的!

想到这里,她面前的山珍海味都没了味道。

她放下碗筷,轻轻擦了擦嘴唇:“先生们,我准备吃饭了。

叶贤宇微微蹙眉:“你怎么吃得这么少?你不想再饿肚子了吗?

“你在说什么?我饿得没人看我。

俞晔安笑了。

“我在考虑珠宝店新买的玉镯.”

“什么样的玉镯能惹得我们叶姐姐不吃一顿饭就买下来?郑欢顺势问道,但心底却说这个姐姐怕是扭酸了。

“只是…来自崔宇轩的新绿色手镯。

郑公子什么时候对女人的东西感兴趣了?叶说着站了起来。

“我对女人的东西不感兴趣,只对叶姐的眼光感兴趣。

说着,郑欢指着印章看了王琦一眼。

“我过去的视力真的很差。

俞晔安似乎指望一个君主,勾着嘴唇笑了。

他转身叫牡丹离开这里。

这几天她对毒品没什么胃口,和冯琪一个房间,胃口全没了。

现在她出来了,她只是放松了一下。

“小姐,没有崔宇轩的新产品。

牡丹眼里满是迷茫,感觉这位小姐今天特别奇怪。

她不仅把报告对面的座位让给了旁边的女士,报告还愿意给小姐倒酒,说明他们两个有进步了。

为什么这位小姐还很着急?

“傻牡丹,俞晔安敲了敲牡丹的额头。

“自然,我不想看到那个表情严肃的人。

“冷面……牡丹吃了一顿饭,然后她的眼睛睁大了。

“你是说…主权者?

俞晔时刻。

“但你不是…不是……

“…满城皆知他,却不要脸求嫁?叶安顺着她的意思。

牡丹点头。

“如果我说,我现在在躲着他,不想嫁给他呢?俞晔漫不经心地说,向市场走去。

牡丹似乎对她的话很惊讶。

毕竟是反对圣旨,不敬的大事。

但想了一会儿,她还是跟在俞晔安身边说:“奴婢会一直跟着小姐的。

俞晔安的脚步僵住了。

如果是上辈子,她甚至认不出牡丹言论的分量,但这辈子,她知道了…牡丹总是和她在一起。

即使在那寒冷的医院里。

“小姐,你怎么了?牡丹怕说错话,急忙问道。

“没什么。

俞晔安摇摇头。

“我只是觉得…你这么笨,我不能把自己搞糟,免得和你一起受欺负。

“小姐……牡丹的眼睛被感动了。

“嗯,今天出来真容易。

做个好学生,找点乐子。

俞晔安拍了拍手,转身拉着牡丹走向市场。

两人一路谈笑风生,却又亲密了许多。

牡丹之前,她对主仆之分谨小慎微,所以下午就轻松多了。

夜幕降临时,俞晔安去了崔宇轩,这样叶仙玉就不会问她买的手镯在哪里,她也能解释清楚。

只是当我靠近玉轩的时候,我听到里面传来轻柔的声音:“冯公子,你看,我家小姑娘戴着这发夹怎么样?

为您推荐